第842章

-厲桑不耐煩的說道:“如果真是這樣,我夢到的應該是她,而不是噩夢!”

心理谘詢師見慣了這種人,並未被他的情緒影響。

“先生,您誤會我的意思了,造成噩夢的原因不一定是碰到可怕的事情,有可能是情緒太過低落。”心理谘詢師解釋道。

厲桑深呼吸一口氣,點點頭。

“那個女孩也是個心理谘詢室,我藉著看病的事情接近她。那天是最後一次治療,她催眠了我,並且和我說......”厲桑將那天發生的所有事情如實告知。

心理谘詢師聽完後總覺得有些恐怖,“厲先生,我彷彿知道您為什麼一直在做噩夢了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她給的心理暗示,每個心理學者都學過的,厲先生,您惹到了一個不好惹的角色啊。她用了禁曲,效果會加倍。”心理谘詢室說道。

厲桑冇興趣聽這麼多,“你能不能治療?”

“當然,我可以為您治療。”

“錢不是問題。”

他指尖輕輕敲了敲那桌麵,眼神越發犀利。

“咿呀咿呀......”小嬰兒躺在舒適的床上,睜著大大的黑眼珠子,朝溫柔的母親頻頻伸手。

顧以寧逗弄著小嬰兒,滿臉都是幸福的微笑。

“夫人,您去休息會吧,我來看會小少爺。”保姆端著輔食走過來,話中滿是關心的語氣。

顧以寧搖搖頭,回頭笑道:“我不累,你看他,多可愛,小傢夥越來越像他父親了。”

提及傅臣璽,保姆臉上快速閃過一絲不自然。

或許是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的原因,保姆又是過來人,自然看的很清楚。

顧以寧說的最多的就是她和傅臣璽已經有了孩子,他早晚會把重心放到她和孩子身上,再無暇顧及其他。

實際上,保姆看得出來,傅臣璽隻是出於責任感為顧以寧和孩子提供生活保障,卻無半點溫情,平日更是藉口工作忙幾乎一整天都在公司,半夜才醉醺醺的回家。

這哪裡是一對正常夫妻的相處模式,分明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的陌生人。

隻是,這麼明顯的事情,顧以寧卻總是喜歡自欺欺人。

保姆不知她曾經的所作所為,所以打心底裡心疼不被丈夫喜愛的她。

“夫人。”保姆想起來自家女兒昨晚興高采烈同她說的計劃,突然就有了靈感。

顧以寧頭也不回的輕輕應了聲,“嗯?”

保姆湊近了些,語氣略顯激動,“聖誕節快到了,雖說不是咱們國人的節日,但像您和先生這個歲數的年輕人基本上都喜歡新鮮。”

“您坐月子之後一直在家裡照看小少爺,也冇機會出去走走,不如借這個機會讓先生陪您去個風景優美的地方旅遊,散散心。”

話落,她又壓低聲音,故意把話說的很曖昧,“正好過一下兩人世界,這可是增加夫妻間感情的好機會,冇準還能給小少爺再添個玩伴。”-

離婚後,夫人她走上人生巔峰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